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股权众筹成败的关键是“顶层设计”!

【字体: 】 发布日期:2015-09-02 17:21:44  点击次数:908

    过去的一个月,证监会密集发声,股权众筹激起千层浪。证监会的《关于对通过互联网开展股权融资活动的机构进行专项检查的通知(证监办发〔2015〕44号)》文中的种种告诉我们,监管机构对股权众筹慎之又慎。

   对股权众筹的出发点,如果不能从“以监管为第一视角”跳出来,将会是注定失败的概念,是注定停留在每个创业者和投资人头上的一朵浮云。事实上,股权众筹虽然已经写入政府工作报告,政策是否具备延续性姑且不谈,但以监管为主导的股权众筹,必将是生来就缺少父爱的股权众筹。

    股权众筹本身具备互联网属性、金融属性和项目属性。互联网属性告诉我们,股权众筹在应用层面是全民属性,而金融是解决创业项目个性发展过程中的手段,这决定了股权众筹具备全行业属性。综上,股权众筹是互联网金融的重要组成部分。回看证监会和中证协不承认此前宣称在做股权众筹平台的新闻发布会同时,又提出了“互联网非公开股权融资”概念,必然会让我们继续回到一年前股权众筹话题的原点:具备互联网属性怎样做到非公开,或是,“非公开”概念的提出本来就是相对陈旧的“公开”概念的惰政体现?

    在此,“以监管为第一视角”的股权众筹设计已经错在起点。这个起点的背景是,本届政府对解决我国经济“快而不强、大而不优”的首要矛盾和日益紧迫的去杠杆化问题上,北大经济学博士、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给出了双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解决思想和四众“众创、众包、众筹、众扶”的解决方案。不难看出,“双创+四众”的本质是改革、是革命。

革谁的命?

    回顾以往的改革、变革,无论中国的还是世界的,大多是血的代价:“羊吃人”掀起了产业革命,英国随后成为世界霸主,机器革了封建制度和小农经济的命,公司开始在全世界范围流行;“社会化大生产”掀起了第二次工业革命,贸易的霸主开启了垄断的进程,大批的小公司被更大的垄断公司所革命。我们不难看出,每一次革命,都是在革上一代风头最劲的主体的命。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被广泛应用的时代,从《互金指导意见》可以看出,互联网金融始于2013年,我们正处在被广泛定义的“第三次科技革命”之中。

    金融其实很简单,从字面就可以看出,黄金融化,是为了重组、拆分,本质就是流通,而互联网的本质,是联通一切、去中心化。当金融和互联网相遇,美妙的事情就会发生:互联网让金融变得更简单——人们不需要镖局、对纸质货币的需求亦大大降低,甚至,有可能不需要中央银行(关于比特币模式,此处不赘述)。互联网金融,就这样在华夏大地火起来了。

     互联网金融在革传统金融的命,被称为“宇宙行”的中国工商银行也在去年开始勾画拥抱互联网的E-ICBC轮廓。最高层怎么看互联网金融?回看2015年1月4日,李克强在视察微众银行时的嘱托:1.倒逼传统金融改革;2.政府要创造条件,给你们一个便利的条件。不难从中读出,最高层随后在两会中对互联网金融的笔墨指向。

    互联网金融短暂而又狂热的发展,具体到股权众筹,我们想说的是,这一切来得太快,快到“春江水暖鸭先知”随后“河豚”的空间已极大被压缩,看起来是“鸭子”在革“河豚”的命。然而国家要改革,改革到了深水区、浑水区,就更有必要在战略层面对股权众筹进行清晰的定位,不仅要站在金融面前,更要站在互联网面前,站在大时代面前,站在世界地图面前,认清股权众筹的本质,谋定而后动。简言之,假如股权众筹是历史的必然,那么对股权众筹的草率对待,就是即将在走未来的弯路,甚至南辕北辙。历史不会给任何人更多的时间,1793年,乾隆皇帝拒绝了英国特使马戛尔尼开放天津与英国通商的请求,随后的鸦片战争起,中国用了超过一百年的时间,付出了极大的代价,才回到世界舞台的中央。这一次的股权众筹,中国的情况则好很多,但仍要警惕在随后的发展中迷失的可能。造成这种担忧的可能只有一种:最高层不知道股权众筹是甚么。

    股权众筹是甚么?

    与含着金汤匙出生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自顶向下模式不同,笔者在前文讲到因股权众筹具有互联网属性,股权众筹有着和许多互联网产品的共性——从底层草根开始。底层草根起初面对的永远是质疑和嘲笑:是不是非法集资?是不是骗子?VC都看走眼了,你能比VC强?

就在各种动机的质疑和嘲笑中,股权众筹凭借着互联网属性,和金融手段解决个性创业项目的属性上发展起来了:某平台的项目,众筹股东已经拿到了不错的股权收益;某平台专注实体场所众筹,用股权众筹的方式为大量品牌开设连锁店,极大地加快了相关品牌的发展进程;某平台推出影视项目,股权众筹让梦想搬上院线银幕……

    以上种种,股权众筹人用不争论的态度,用实际行动向全世界传达着股权众筹的本质:用互联网近乎0成本的信息传播渠道、用金融的手段支持了数以万计的创业项目,激发了全社会的资本、资源。显然,股权众筹正在将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的“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落地。此前更有学者提出,股权众筹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孪生姊妹,笔者亦表示赞同。

    股权众筹人可以不争论,在这个时代,股权众筹人有比争论更重要的事情要做。然而对于股权众筹来说,一些声音并不会因为股权众筹人不争论或是难以发声而变成对的。讨论股权众筹的基础是要在改革中放在甚么位置,而不是股权众筹会带来哪些麻烦。如同菜刀,在绝大多数家庭中,它的现状是厨具。在这一点上,股权众筹的现状,甚至还不如菜刀。

   承认股权众筹的现状,是继续发展股权众筹的最好办法。

查阅众筹家数据研究院的《2015中国众筹行业报告》可以得知,据不完全统计,中国上半年股权众筹融资需求总额超过48亿。国内外机构对中国的股权众筹预测,在数年后会保持在500亿美元的级别。这个市场大吗?恐怕在证监会眼里,即便是多年后的全年预估值,也不及当今A股平均一天的交易额。似乎在监管层眼中,股权众筹大约就是一个无鱼的池塘。当然,如果监管层禁止在此鱼塘钓鱼,那么结论倒是自适的:没人来钓鱼,也就没人吃到鱼,所以池塘里根本没有鱼。而我们换个角度来看,新生婴儿一天要吃多少奶?初创企业难道会需要天量启动资金?“勿以善小而不为”,这是几千年前就知晓的道理,如今的监管层在否认此前股权众筹平台所做的一切基础之上,甚至提出与互联网属性完全矛盾的“非公开”概念,不得不说,这还是监管A股上市公司提出的“公开”基础上的陈旧思维延伸的产物,是惰政的体现,更是伪改革!能让伪改革变成真改革的最快速方式,一定是顶层设计!

    股权众筹成败关键:顶层设计!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指出:政府要勇于自我革命,给市场和社会留足空间,为公平竞争搭好舞台。个人和企业要勇于创业创新,全社会要厚值创业创新文化。这也是全文讨论的核心:我们关注的是,在“政府自我革命”和“个人创业创新”成为常态的当下,股权众筹是不是在政府层面的自我革命?在个人层面是否有效地推进了创业创新?显然,结果喜忧参半。股权众筹的天然互联网属性决定了在社会大众层面已经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紧密得联系在了一起,此为喜;而在政府层面,仍然交由并不是以“改革”的发改委主导、而是以“监管”为首位的证监会来操盘,股权众筹出现了尴尬的局面:社会大众所做的一切不被承认、管理办法遥遥无期、上百家平台提心吊胆。股权众筹的出路在于:加快贯彻落实最高层的双创思想,并由最高层将股权众筹提升到和“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等同的顶层设计高度上,国家发展改革委以“改革”为第一视角,自顶向下将股权众筹落到全行业、全社会。除此,别无他法!

     股权众筹管理制度要建立,一定要放到全世界和时代的背景下进行:管理制度的建立要符合国家的要求和时代的需求,按照科学的市场规律进行规划;管理制度要做到与时俱进,以适应股权众筹的日新月异。纵观发达国家的改革成功,正是充分尊重市场规律和事物本质在改革创新,市场是科学,其中的本质不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尽管,行政命令可以摧毁一个市场。但正如毛主席所说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如果股权众筹就是历史必然的一把大火,那就请最高层为我们加上顶层设计这桶油,股权众筹定将烧出一个新世界!

担保管理系统,小额担保管理系统,担保系统,小额担保系统

来源:转载自网络   编辑:奥拓思维
文章评论
正在加载,请等待……
用户昵称: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评论主题:
评论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