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客服
新闻动态

小贷再融资机构的央行猜想

【字体: 】 发布日期:2012-11-16 13:04:43  点击次数:2662

随着小贷公司的快速发展,冲破融资瓶颈的呼声日渐高涨。尽管《关于小额贷款公司试点的指导意见》(下称《指导意见》,迟迟没有“升级”的动向,但各地方却早已按捺不住,纷纷开始探索小贷公司的融资新渠道。

《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获悉,一家由韩国某投资基金、中信证券(10.51,0.00,0.00%)及重庆某从事金融业务的企业联合投资的小贷融资中心有望于年内在重庆挂牌成立。无独有偶,广州正在筹建的小贷再贷款公司预计也将在年内推出,其股东则包括了地方财政、企业以及机构投资者。

有业内人士把重庆和广州正试图建立小贷“再融资机构”称为小贷行业的“中央银行”。与真正的“央行”不同之处在于,除了没有货币发行权,它还可能通过交易机制的设计,成为银行和社会资金进入小贷公司的渠道。

小贷行业的“中央银行”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今年9月30日,全国小贷公司数量达到5629家,贷款余额达到5329.88亿元。而在6月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机构数量为5267家,贷款余额为4892.59亿元。仅第三季度,小额贷款公司的贷款余额便增加了约437亿元。

随着行业的快速成长,1:0.5的低杠杆率和单一的融资渠道已经成为了小贷公司发展过程中最大的羁绊。根据《指导意见》,小贷公司可以从不超过两个银行业金融机构融资,但融资金额不得超过自有资本的50%。

而从去年开始已有不少省市推出了“地方小贷新规”,试图在地方层面突破小贷融资瓶颈。其中,重庆和海南放开的幅度最大,分别将小贷公司的最高融资比例升至230%和200%。江苏、四川、浙江、广东四省则提高到100%。

尽管上述各地金融办从政策上提高了小贷公司的融资比率,但不少业内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由于大部分小贷公司是很难从银行获得资金的,所以提高杠杆率对缓解当前小贷公司的融资难题效果十分有限。

而如今,重庆和广州正试图探索专业性的小贷公司融资机构。有业内人士甚至寄予厚望,希望小贷公司融资问题能得到系统性解决。

某位参与重庆小贷融资中心筹建的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该中心的核心价值在于成为小贷行业的“中央银行”,担任起“最后守夜人”的角色。在调剂小贷同业资金、缓解小贷公司资金短缺问题上起到一定的作用。

作为资金调剂平台,重庆小贷融资中心一方面可以帮助资金短缺的小贷公司做“同业拆借”;另一方面,拥有闲置资金的小贷公司可以把钱汇集成一个“资金池”用于出借,类似于委托贷款,同时享受一定的利息收益。

上述参与重庆小贷融资中心筹建的人士表示,由于地理位置、经营状况的不同,各小贷公司对于资金的需求程度和放贷的速度都有一定差异。而小贷融资中心则可以弥补这个“时间差”,令小贷行业的资金更合理而有效地分配。

除此之外,广州小贷再贷款公司还将作为“中介”,通过资产转让与回购的方式帮助小贷公司获得银行资金。并且,不同于重庆小贷融资中心,它还将起到一部分利率调整、贷款贴息等作用。

商业模式猜想

广州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认为,由于缺资金的问题长期束缚着小贷公司的发展,所以出于行业发展角度考虑,他们是非常支持政府这项创新举措的。并且,经过初步了解和测算,小贷再贷款公司的业务模式对于小贷公司而言是极具吸引力的。

“初步了解,小贷再贷款公司借由资产转让与回购的方式提供给小贷公司的资金年利率预计约在13%。从融资成本上看,小贷公司是完全可以接受的。”他表示。

“到年底,常常会发生小贷公司有银行贷款快到期,但客户的贷款要展期未能按时归还的情况。因为小贷公司资本金有限,一时周转不过来就产生了资金缺口,而再贷款公司则可以有效缓解这一问题。”他举例解释道。

但同时,他也指出,不管是投资方还是小贷公司,要想提高它们的参与性,关键还在于建立一个好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机制。“毕竟这是一个创新的事物,设想和实践是否一致,还有待考验。”

综合来看,重庆小贷融资中心和广州小贷再贷款公司的收益很大一部分将来自于给小贷公司提供贷款、为小贷的闲置资金做委托贷款,从而获得利息收入和服务佣金。

上述小贷公司负责人以资产转让业务部分为例解释道,目前从银行了解到的信息来看,年利率8%~10%银行都是可以承接的,而小贷再贷款公司给小贷公司资金的年利率为13%,中间至少有3个点的利差,收益还是很可观的。

而从整体发展路径上来看,重庆和广州的思路几近相同,它们都希望借由政府牵头,从而建立起良好的市场机制,并形成一个商业可持续的运作模式,以此吸引更多的机构投资者加入,“输血”给小贷公司。

“建立这个小贷行业的‘资金池’,单靠政府投入很难做大规模。”上述广州某小贷公司负责人认为,政府部门只能起到引领和监管的作用,最终还是要建立起一个市场化的机制,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参与进来。

尽管作为一类创新型的机构,重庆小贷融资中心和广州小贷再贷款公司的发展前景和盈利能力还有待考验,但这却并未减退国内外机构投资者对它的热情。

据上述参与重庆小贷融资中心筹建的人士透露,注册资本金达数十亿元的重庆小贷融资中心目前已经敲定的投资方就包括韩国某投资基金及中信证券,其持股比例分别为40%、30%。

而广州小贷再贷款公司的注册资本金将不低于20亿元,目前确定的股东则包括地方财政、企业以及机构投资者。据参与筹建的某小贷公司人士表示,广州小贷再贷款公司未来可能还会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进行扩容。

发展前景待考

尽管重庆小贷融资中心与广州再贷款公司受到了小贷公司和机构投资者的肯定,但在现行小贷公司制度框架下,它们的业务模式和发展前景仍然面临诸多的考验与不确定性。

在同业资金调剂方面,上述参与重庆小贷融资中心筹建的人士指出,小贷行业整体资金都是比较紧张的,很少有小贷公司会有闲置资金,同业拆借的可操作性并不高。如果要真正实现“资金调剂”的作用,可能还需要加以配套的强制性政策。

而在资产转让业务方面,据了解,目前常见的资产转让与回购可分为两种模式:一是公开转让,以重庆金融资产交易所开展的“小额贷款公司资产收益权凭证”为代表,它是小贷公司以其贷出的资产包所产生的现金流作为支持,而发行的一种固定票面利率,到期偿付的收益权凭证。

另一种则是以“一对一”的方式进行,即小贷公司将贷出的资产包转让给合作银行,而银行则将支付等值金额买断贷款,直至贷款到期后,企业直接将贷款还给银行。目前,深圳已有几家小贷公司和银行采用该模式。

而广州某小贷公司人士向本报记者表示,广州再贷款公司正在尝试的做法是介于两者之间。小贷公司把信贷资产打包转让给小贷再贷款公司,然后由小贷再贷款公司的评审委员会对其进行价值和风险评估,以及对其进行再担保和征信等,最后集合打包成产品转让给银行。

北京某小贷公司总经理认为,无论是从政策层面还是操作层面,小贷资产转让都存在一定问题。由于大部分的小贷公司都是以抵押担保业务为主,而受到法律法规的限制,小贷的债权转让存在困难。而虽然资产收益权可以转让,由于缺乏专门的登记系统,所涉抵押权登记公示等还需要配套设施,因此仍有一定的风险。

本报记者发现,尽管目前小贷资产转让的有关政策尚不明朗,但它却已经以小贷公司融资途径的身份悄然出现在了不少“地方小贷新规”中。

例如,重庆就在6月颁布的《重庆市人民政府关于大力发展民营经济的意见》中提出,小贷公司可以通过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包括银行机构、资产管理公司、信托投资公司和专门从事金融资产交易的机构等),开展回购方式的资产转让业务。

上述小贷公司总经理认为,尽管总的制度框架并没改变,但从各地方推出的小贷新政策来看,关于资产转让已经在地方政策上开了一道口子,希望在小范围内进行一些成功的创新和探索后能进一步推广,更好地缓解小贷公司的融资问题。

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小贷公司再融资机构能够“成气候”,形成小贷资金的交易市场,则有可能形成小贷市场的资金“市场价”,这样的价格,可能成为小贷公司甚至整个民间金融市场的参照基准。若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则为中国民间金融的规范和中国金融市场体系建设弥补了重大缺环。

奥拓思维网贷系统,奥拓思维小贷系统,奥拓思维P2P系统小贷公司管理软件,P2P管理系统,P2P系统,小额担保管理系统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编辑:网站管理员
文章评论
正在加载,请等待……
用户昵称:
联系电话:
电子邮箱:
评论主题:
评论内容: